我靠,阴差都是这么不友好的吗?

  这刚来就要杀无赦了?

  我可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阴差给杀了。

  可我刚准备开口说话,另一名阴差突然将脑袋转向了另一边。

  而那个方向,真是陈琪和李天然所在之地。

  “有活人!”

  这话一出,十数名阴差尽数从马上跳下,一个个的都拔出了手中的长刀。

  反倒是我竟然成了一个没人管的存在。

  我本想慢慢朝后退去,毕竟我相信陈琪应付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,只要他们不发现我,我一藏起来,就不会出什么事情。

  眼看着他们就要看见陈琪和李天然了。

  这个时候,忽然从阴差中走出一阴差,伸出手拦下了他们:“你们在这里耽误时间干什么,地府如今不太平,不要节外生枝,完成好我们的任务就行。”

  “大人,可是这……”

  结果这名想反抗,也是第一个发现有活人的阴差话都还没有说完,便被这大人一刀给砍了个灰飞烟灭。

  这凶狠程度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。

  这个时候,那大人转头看向了我,可当我看见他样貌的那一刻,我全身一震。

  嘴角微动,他却抢先一步说道:“沿着这路一直走,便能走到阴市,不要在这阴司大道上过多停留,若是遇见其他阴差,把这个交给他们看就行了。”

  他丢了一块黑色的令牌给我,我接过一看,上面写了一个令字,其他什么都没。

  我还没有来得及道一声谢,他便带着人上马,继续赶路。

  等确定他们都走远了之后,陈琪和苟日新纷纷才出来。

  “真的是好险,要不是他们有急事,我们今天可真的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什么有急事,他是故意放了我们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我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,嘴角微微上扬:“想不到我们竟然还能有再见面的日子,志伟……”

  “你是说,带头的那名阴差,是黄志伟?”

  黄志伟,我这一辈子,都忘不掉的人。

  “是他,他混的还挺好。”我看向了陈琪:“当初你不是说,你让你的人照顾他吗?他自己都成了阴差了。”

  陈琪这一被我一问的有点尴尬了:“我也不清楚,我一直在上面。”

  “咱们走吧,有了他给我的这东西,我觉得应该咱们不会有什么麻烦了。”

  我将黄志伟给我的那一块黑色令牌拿出之后,陈琪瞪大眼睛看着我:“不可能吧?他就这么轻易给你了?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这黄志伟还真出乎我的意料,他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当上了阴骑兵的大统领!”陈琪指令牌说道:“有了令牌,我们可以不用惧怕这条路上的任何阴差。”

  “这条路叫阴司大道,一般的阴魂是不能来的,被发现了,只会被打的魂飞破伞。”

  “行了,陈琪,你还是带我们去地方吧,就算有了这令牌,我心里也不踏实,你没见到黄志仁杀伐果断?保不齐会有和他一样的阴差,到时候咱们就麻烦了,虽然我们三都是高手,还有两苦主,可我还不想跟阴差开战。”

  陈琪表示同意,毕竟和阴差开战的,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,何况他们这次下来,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来做。

  一路上,虽然遇见了阴差,我们也没有大摇大摆的就这么走,几乎都是躲了过去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阴市,我却发现,这阴市和我们阳间的集市差不多,叫买叫卖的一大堆,卖什么玩意的都有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你见不到。

  我甚至还看见有人卖香烟?

  这玩意在下面能抽吗?

  我抿了抿嘴,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阴市上乱成了一团。

  无数阴差,将阴市包围,我们几人在鬼群当中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这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阴差和黄志伟他们的打扮大不相同。

  他们虽然穿着西装,打了领带,可脑袋上还带着高高的帽子。

  这看上去十分的不伦不类。

  “你们这些鬼不用惊慌,封阴市,是为了查清楚一件事情,有活人闯了进来,就在这阴市当中。”

  这一下有的阴魂可不敢了,纷纷说他们都还赶着投胎,这阴市一封,他们根本就无法前往酆都鬼城,这样耽误了时辰。

  可谁知道,这带头的阴差,根本就不听,抬手就一刀,直接将这阴魂砍的灰飞烟灭。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.x/8/1/z/w.c/o/m/

  “谁给我在逼逼叨叨的,别怪我刀下不留魂,给我查!”

  所有阴市上的阴魂都排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,我们几人也在其中。

  看这进度,很快就会找到我们,这可如何是好。

  我小声的在陈琪耳边问道:“怎么办?你又不是第一次下来了,给个主意呀,不要搞的我们刚下来就魂飞魄散了。”

  “我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,按照道理来说,我用的是四方游阴契,根本就不会被发现。”

  “是不是你那玩意过期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有听说过四方游阴契会过期的。”

  这样以来,那就真的尴尬了。

  我想了半天,最后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除了我们还有别的活人下来了,而这些人,不出意外,肯定和姜无涯有关系。兴发客户端_手机版下载首发 www.x81zw.com m.x81zw.com

  我深呼一口气,他吗的,想不到下来了地府,姜无涯还会给我们找麻烦。

  眼看着阴差已经再查我前面一个阴魂了,很快就要到我,我这个心脏都开始狂跳起来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阴差突然瞪大双眼,满脸戒备的拔出了身上的佩刀,直指我身前的那个人:“在这里!”

  我去?这么幸运?我前面一个刚好也是活人?

  此人立刻被孤立起来,被阴差团团围住。

  眼见被识破,他也不装了,掀开了头罩,满脸傲气的看着周围的阴差。

  “阴差?很厉害吗?我乃天煞罗刹旗旗主姜无涯座下,血修罗,你们敢对我动手?”

  阴差们听完之后面面相视,那名带头的阴差,一听,大骂一句:“你娘的,什么天煞不天煞,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?草给我砍了!”